今天的geigei也很帅

qq扩列:467282559
高举韩叶大旗!
fgo小太阳是本命!!
我发的文都是我家文手的

【巍澜】一约既定,万山无阻。(一)


#巍澜# #镇魂#


一约既定,万山无阻。

“沈巍,这个堵我赢定了。”

“赵云澜,这是双赢。”



(一).

近日来,沈巍觉得自己的神经未免太过敏感,他总是没缘的会生出一种十分中二的错觉——世界可能将要毁灭。

与此同时,还有一件诡异的事情出现在沈巍的身上。

他一直平静跳动的心脏似乎是出了些问题。但医院的检查结果却没有显示出任何的问题,医生告诉沈巍他一切都很好。


如若不是自己能感受到的话。

最近沈巍的心脏总是没由头的抽动,还不时伴有些许撕裂感。

如果是没感受到这些疼痛,沈巍都相信自己的心脏没有什么大事儿。


……

怕不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

……


平日里沈巍有一些小痛小病也不会去医院看病,但这一次的疼痛的确让人难以忍受。


心脏时常会抽动。

轻微时就像是那种见到恋人的惊鸿一瞥,心脏的跳动漏了一拍;严重时沈巍感到的是心脏内部的绞痛,似是被冰锥扎穿,由内至外的扩散着痛苦。

这种内心的绞痛感并不是最让人难以释怀的。

还有一种让沈巍说不出的钻心苦楚——以上二者相交替换时一种说不出的无力感。

那是全身心甚至是灵魂都会为之颤抖的深刻爱与痛。


这种苦痛,似是要让他将人间的酸甜苦辣都尝试一遍才肯罢休;更似是毒品一样使人沉沦其中,有如余音绕梁之意,久久不能散去。

它一旦出现一次,便会动辄全身,乃至灵魂之深处。

……


沈巍真的是受够了。

但他也无能为力,医生也是。但也没人知晓真正的原因。


但沈巍心脏像是这种没由头的抽动,也不能算是无迹可寻。

沈巍活了二十多年,只要每年一到的这个时候,他的心脏都会加入跳动,甚至会抽动几次。

但不曾有这样剧烈过。

沈巍从来没有谈过恋爱,却把恋爱的感觉刻在了骨子里。



但说来也怪,沈巍曾不止一度怀疑过这颗心脏到底是否存在于他的身体。

有时它的跳动过于平稳。

进一步说,就是他几乎感受不到心脏的活动。这颗心脏好似不属于他。


但一旦跳动起来,就变成了现如今这副鬼样子。

他倒是不希望心脏再跳了。



因为心脏的原因,导致沈巍最近看到弟弟也是各种的不顺眼。在这个家里,真正的中二病晚期的人,是他的弟弟——沈面。

面面各个方面都会让沈巍为之头疼。



沈面每天都在犯中二病,妄想称霸整个海星。

沈巍气的想打面面。

但沈巍想打弟弟的真正原因并不是这个。




是沈巍觉得,自己心脏那根莫须有的冰锥,就是是沈面插上去的。

……


(面面:嗯???喵喵喵???)


……


沈巍对生物似是天生敏感,他才二十几岁,便成为了龙城大学的教授。



自从上班之后,自力更生的沈巍便离开了父母搬到了大学城旁边的公寓中。

今天沈巍没有课,于是他早早便下了班回家。


刚到家门口,沈巍发现对面一直没人住的房子里搬进了住户。

对面有几个人正在搬家。


希望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人才好。

沈巍望了望对面不断有人出入的房子,叹了口气。


别人的事儿他向来不去过问,打开门刚要进去,后方想起了一个声音。

“哎?您是我的邻居吧。”

沈巍苦笑了一下,转过身去。

“您好,您……”

沈巍顿了一下,他看到对面的陌生人时,意外的有些熟悉。


“哎,您好。”对面的男人盯着沈巍伸出了手,“我叫赵云澜,您的新邻居。先生贵姓?”

沈巍愣了一下,恍然的伸出手。“免贵,姓沈。沈巍。”


不知是不是错觉,沈巍总觉得自己在哪儿见过这个人。

沈巍疑惑的看着赵云澜,他有些入神了。以至于忘记抽出还在握着赵云澜的手。


“沈先生...是不是有些不满?”赵云澜随手从裤兜里抽出了一根棒棒糖,剥开,放在了嘴里。


“没...”沈巍收起探寻的目光,“我就是觉得...”沈巍再次顿了一下,不知如何开口。

“觉得?”

“没。”沈巍笑了一下,“见到赵先生,不知为什么,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赵云澜顿了一下,没有回答。




就像是……一万年前某个地方。

一片树荫之下,同样的两个人。

同样的对话。

只是调换了角色。




啊啊啊啊啊啊今日份的巍澜嘿嘿嘿

quq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