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geigei也很帅

qq扩列:467282559
高举韩叶大旗!
fgo小太阳是本命!!
我发的文都是我家文手的

我有一个高产似那啥的基友和一个无限咕咕咕的巨轮。
@情知何所起 @唐昱今天超帅der 

【御泽/大纲文】投捕搭档

御幸第一视角
大纲文
看了《我磕了我X我对家cp》之后突然想写这样子的大纲文。
ooc有。
之前都是我家小船写的文,这还是我第一次写文,请多多指教。
——————————————-
1.记忆还停留在高三夏季甲子园比赛时,那个笨蛋成为王牌投手站在投手丘上。
——快让我投球,现在我的状态可是绝佳状态!
喂喂,不要把兴奋写在脸上好不好你这个笨蛋,你心里想的什么我都看出来了。不过比起去年在投手丘上滚了一圈倒是耀眼了许多。



2.现在夏甲结束三年级的我们隐退,泽村和奥村成为投捕搭档,就目前情况来看他俩成为投捕组合是最好的,但不知为什么我竟然会有一些嫉妒那个小狼崽。



3.御幸前辈!你想好以后怎么办了吗?大学?还是职棒?
我没有想到他竟然来找我问我之后升学的事情。



4.“真没想到你会问我这个问题啊,怎么?以后想和我继续搭档吗?”我这么回的他,说实话我到还真的想和他一起继续做投捕搭档。
“你说什么啊!我以后可是要去找克里斯前辈的!”真是的,我明明还期待了一下。



5.之后我被大学提前录取了,不用每天坐在教室里的感觉真好。就像去年哲队他们一样,我去了看了我们学校新队伍的第一场正式比赛,先发是降谷。



6.我以为我会很认真的去分析每个队员,当然我确实是这么做的,直到那个笨蛋在热身区的吼叫打断了我。即使我不在场地上你也可以这么活跃啊,明明以前经常和降谷一起抢我让我去接你的球。



7.比赛我没有看完,我发现我看到他们还可以继续站在比赛场上比赛而我却不可以而感到不甘。但我有开始怀疑自己,是我看到他们继续比赛的不甘,还是我看到泽村与别人搭档的嫉妒。



8.他们很遗憾的没有赢得比赛的冠军与甲子园擦肩而过,但这也仅仅是个开始,一年一度的冬季合宿要开始了,这次我终于可以不用再遭受这地狱般的训练了。



9.我大概是喜欢那个笨蛋的吧,但我看到他就忍不住欺负他,看着他炸毛的样子竟有一种作战成功的感觉 。



10.12月25日圣诞节,离我们三年级毕业越来越近,我现在可以确定我是喜欢他的了。看着他吃着经理们做的蛋糕鼓起来的嘴莫名让我想起了仓鼠,真可爱。
“泽村,不好好训练的话你的王牌号码很危险啊!”啊.又忍不住欺负他了。



11.看着他鼓着嘴瞪着我以及自己加快咀嚼的嘴,我等着他即将炸毛
—喂!御幸一也!你说什么啊!王牌肯定是我!
坐等这句话的我却迟迟没有等到。我看向他,他的视线竟然转移到了其他的地方。很明显的躲着我。

我被他讨厌了。



12.我被泽村讨厌了,虽然他没说但我就是觉得被他讨厌了。我问仓持关于泽村的事情,但是被他骂了。“你要是喜欢他,你去跟他告白啊!”
我没跟他说我喜欢泽村,仓持这个家伙怎么就知道我喜欢他。



13.圣诞节过后我和泽村再也没说过话,直到毕业典礼那天。



14.“御幸前辈!”我听到了那个笨蛋在叫我,我回过头调侃他“嘿嘿,怎么了?看见我要毕业你舍不得了?”我依旧等着他的炸毛“御幸前辈!”他又喊了我一次,“我喜欢你!”

哎?



15.“御幸一也!我以后也要去你那个大学!你做好觉悟等着我吧!”说完之后他头也不回的跑了。
做好觉悟什么的.没想到连告白都被他抢先了,怪不得仓持那个家伙要对我吼,泽村他肯定也向仓持问了关于我的问题吧。



16.“泽村!”那个奔跑的身影停了下来但是并没有转向我,“我也喜欢你。”看着他的身子抖了抖。
他侧过头虽然我看不见他的表情,“你这个混蛋!不要这么快回复啊!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但是我却看见了他的脸已经红透了。

果然,欺负他还真是有意思啊。

-end

最后我都写迷了,都不知道我自己写的是啥


【巍澜】一约既定,万山无阻。(一)


#巍澜# #镇魂#


一约既定,万山无阻。

“沈巍,这个堵我赢定了。”

“赵云澜,这是双赢。”



(一).

近日来,沈巍觉得自己的神经未免太过敏感,他总是没缘的会生出一种十分中二的错觉——世界可能将要毁灭。

与此同时,还有一件诡异的事情出现在沈巍的身上。

他一直平静跳动的心脏似乎是出了些问题。但医院的检查结果却没有显示出任何的问题,医生告诉沈巍他一切都很好。


如若不是自己能感受到的话。

最近沈巍的心脏总是没由头的抽动,还不时伴有些许撕裂感。

如果是没感受到这些疼痛,沈巍都相信自己的心脏没有什么大事儿。


……

怕不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

……


平日里沈巍有一些小痛小病也不会去医院看病,但这一次的疼痛的确让人难以忍受。


心脏时常会抽动。

轻微时就像是那种见到恋人的惊鸿一瞥,心脏的跳动漏了一拍;严重时沈巍感到的是心脏内部的绞痛,似是被冰锥扎穿,由内至外的扩散着痛苦。

这种内心的绞痛感并不是最让人难以释怀的。

还有一种让沈巍说不出的钻心苦楚——以上二者相交替换时一种说不出的无力感。

那是全身心甚至是灵魂都会为之颤抖的深刻爱与痛。


这种苦痛,似是要让他将人间的酸甜苦辣都尝试一遍才肯罢休;更似是毒品一样使人沉沦其中,有如余音绕梁之意,久久不能散去。

它一旦出现一次,便会动辄全身,乃至灵魂之深处。

……


沈巍真的是受够了。

但他也无能为力,医生也是。但也没人知晓真正的原因。


但沈巍心脏像是这种没由头的抽动,也不能算是无迹可寻。

沈巍活了二十多年,只要每年一到的这个时候,他的心脏都会加入跳动,甚至会抽动几次。

但不曾有这样剧烈过。

沈巍从来没有谈过恋爱,却把恋爱的感觉刻在了骨子里。



但说来也怪,沈巍曾不止一度怀疑过这颗心脏到底是否存在于他的身体。

有时它的跳动过于平稳。

进一步说,就是他几乎感受不到心脏的活动。这颗心脏好似不属于他。


但一旦跳动起来,就变成了现如今这副鬼样子。

他倒是不希望心脏再跳了。



因为心脏的原因,导致沈巍最近看到弟弟也是各种的不顺眼。在这个家里,真正的中二病晚期的人,是他的弟弟——沈面。

面面各个方面都会让沈巍为之头疼。



沈面每天都在犯中二病,妄想称霸整个海星。

沈巍气的想打面面。

但沈巍想打弟弟的真正原因并不是这个。




是沈巍觉得,自己心脏那根莫须有的冰锥,就是是沈面插上去的。

……


(面面:嗯???喵喵喵???)


……


沈巍对生物似是天生敏感,他才二十几岁,便成为了龙城大学的教授。



自从上班之后,自力更生的沈巍便离开了父母搬到了大学城旁边的公寓中。

今天沈巍没有课,于是他早早便下了班回家。


刚到家门口,沈巍发现对面一直没人住的房子里搬进了住户。

对面有几个人正在搬家。


希望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人才好。

沈巍望了望对面不断有人出入的房子,叹了口气。


别人的事儿他向来不去过问,打开门刚要进去,后方想起了一个声音。

“哎?您是我的邻居吧。”

沈巍苦笑了一下,转过身去。

“您好,您……”

沈巍顿了一下,他看到对面的陌生人时,意外的有些熟悉。


“哎,您好。”对面的男人盯着沈巍伸出了手,“我叫赵云澜,您的新邻居。先生贵姓?”

沈巍愣了一下,恍然的伸出手。“免贵,姓沈。沈巍。”


不知是不是错觉,沈巍总觉得自己在哪儿见过这个人。

沈巍疑惑的看着赵云澜,他有些入神了。以至于忘记抽出还在握着赵云澜的手。


“沈先生...是不是有些不满?”赵云澜随手从裤兜里抽出了一根棒棒糖,剥开,放在了嘴里。


“没...”沈巍收起探寻的目光,“我就是觉得...”沈巍再次顿了一下,不知如何开口。

“觉得?”

“没。”沈巍笑了一下,“见到赵先生,不知为什么,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赵云澜顿了一下,没有回答。




就像是……一万年前某个地方。

一片树荫之下,同样的两个人。

同样的对话。

只是调换了角色。




啊啊啊啊啊啊今日份的巍澜嘿嘿嘿

quq

【伞修】当另一半遇到了小时候的自己






叶修直接出现在了一家福利院的医务室里。

医生前脚刚走,叶修就立马出现了。

叶修在病床上看到了苏家兄妹。


刚刚苏妹子被几个年纪大一点儿的男孩子欺负了。苏沐秋这个当哥哥的必然要替妹妹讨回公道。

苏沐秋本是想与他们要一个说法,但无奈状况一步步升级,几个人从理论到争吵再到打架。


最后虽然没有打赢,但是苏妹子的哭声和小伞哥的护妹心切赢得了老师的维护。虽然小沐秋受了伤,但他也觉得值得。


苏妹子哭的有些乏了,躺在病号床上不一会儿就睡着了。于是只有幼年的苏沐秋看到了“穿越”而来的叶修。


叶修走到兄妹俩身边儿,找了个凳子坐下。看着小沐秋闲来无事,于是开始跟他唠嗑。

“你们兄妹两个感情不错啊。”叶修明显有些没话找话。

“嗯。她是我唯一的亲人。”苏沐秋看着妹妹,眼里十分复杂。


9岁的苏沐秋,身上背负了太多东西。别人都扎进父母怀里撒娇的时候,他却在为了兄妹俩每日生计发愁。

“每当我难受的时候,都是沐橙在安慰我。”

他们只能报团取暖。

“所以,我相信我能陪我妹妹一辈子。”


叶修看着眼前这个小小的苏沐秋,不知道怎么继续下去这个话题。


“你和你妹妹注定以后都是要成家的。”他他有些不想再继续下去了,可还是随口抛出了这个“致命”的问题。

“那…那我们四个就在一起一辈子。”小沐秋先是顿了一下,而后措了措辞继续说“我要陪妹妹和我老婆到老!”


……

听到这话的老叶的努力将嘴角扯出了一个弧度,明明在笑却让小沐秋感觉不出任何笑意。


这个人一点儿也不开心。


“如果,我是说如果没有呢。”叶修的手有些发抖,“如果你没有陪你的另一半走到最后呢?”

苏沐秋“咦”了一下,随即笑了出来。




“不可能的呦,我可是会长命百岁的!”






啧...长命百岁。

那多好啊。


你说是不是,沐秋。

叶修伸出手,试图捏一捏小沐秋的脸。

却发现他距离苏沐秋原来越远,最后他们在叶修面前化作一阵青烟。


像极了十几年前的那个时候。

他,又走了。



沐秋,我真的好想你。









别怪我!!!这个系列都是小甜饼除了伞修!!!

不要刀片!!!!!


【昊翔】当另一半遇到了小时候的自己





唐昊突然变成了孙小翔的“奶爸”。

对于面前突然出现的熊孩子唐昊这个“当家做主”的队长也十分的头疼。

要不是看在这小屁孩是孙翔小时候,他脾气差点儿按耐不住把小二翔给打了。

虽然他也经常和孙大翔打架。

唐昊有点儿怀疑这算不算“以下克上”。


他妈的。


这时孙小翔抬起小脚脚来,努力把腿伸直了才勉强踹到一点儿唐昊。孙小翔盯着唐昊一字一句的说:“我饿了!快去给我做饭!”奶声奶气的声音却显得蛮横无理。


唐昊要是会做饭就怪了,夏休期和孙翔住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差点儿把房子点着了。


随手叫了一份外卖后,唐昊坐在电脑前,让孙小翔坐在自己腿上,打起了网页小游戏。


可小孩子天生活泼好动,孙翔自然也是。在唐昊腿上不安分的动着,趁唐昊不注意试图抢了他的鼠标。

唐昊狠狠的盯着孙翔,如果这真的是孙翔他们还能打一架。


唐昊气愤的站了起来,却忘了腿上的孩子。孙小翔一个就侧翻倒在了地上。

没等唐昊去扶,孙小翔忍着哭意自己从地上爬了起来,找到自己的小板凳坐下。

最后还是没忍住坐下之后就开始放声大哭。


唐昊也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办,只能像每次安慰孙翔,亲了亲孙小翔的小脸蛋。

孙小翔果然立马就不哭了,强忍着哭意,撇着嘴也亲了唐昊一下。


“我妈妈说,别人亲我的时候我也应该回礼。”

说这话时,孙小翔的眼泪又开始往下掉,他拿出手来挡住了自己的眼睛。

“而且我是男子汉,不应该...哭。”


这时门铃很适时的响了起来,是外卖到了。


唐昊把孙小翔揽入怀中,为孙小翔擦掉眼泪,用这辈子最温柔的声音轻声道

“我们该吃饭了,男子汉。”






Aaaaaaa好像ooc了呢……

不管了不管了

待会更伞修ovo

【双花】当另一半遇到了小时候的自己。



孙哲平一登场把小张佳乐撞倒了。

看到地上酷似张佳乐的孩子他还愣了一下,随即意识到这是小张佳乐。

毕竟只能幸运E才能这么非。


孙哲平右手一把抄起了地上的小乐乐,不顾乐乐的吵闹与踢打把他的身体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没发现什么伤口才把孩子放下。


幼年张佳乐被放在地上后没再吵闹,这着实让孙哲平吓了一跳。

……不会撞傻了吧。大孙正纳闷的时候,小乐乐总归是开了口。


“叔叔,你……”

“你叫我什么?!”

不等乐乐说完,孙哲平狠狠地瞪了一眼张佳乐。

“嗯…爷…哦不不不……哥..哥哥!”小乐乐有点儿害怕面前的这位“叔叔”。

“嗯…你的左手是有出问题了吗……?我看你刚刚被我踢到左手之后就有些痛苦……”


孙哲平愣了一下。他刚刚拎着张佳乐检查的时候,左手的确被他踢到了。

应该是自己不自觉的吸了一口冷气被他发现了。


“是啊,我的手受过伤。虽然已经好了,但是没有原来那样灵活了。”

“哥哥对不起!我不知道……”小乐乐眼眶有些红了。

“没事儿,手反正也好了。”孙哲平顿了顿,低头看着小乐乐,“当初连累了队友才是真的,他差点儿没了希望和斗志。”


“但是你的队友绝对不会生气的!”小乐乐盯着孙哲平,一字一句的说,“要是我的话,一定会带着你的那份希望与斗志把比赛继续下去的!”

孙哲平笑着揉了揉小乐乐的头发。

“一定会的。”



而且你也在做到了。




啊啊啊啊啊又是两个小甜饼嘿嘿嘿

十一四处跑只能更小甜饼QAQ

大概4号回复更新吧!

大概ovo

【周江】当另一半遇到了小时候的自己。






江波涛很“幸运”的被丢到了小小周的世界里。

小周泽楷就在不远处,他正在为棉花所困扰。

小小周在一旁紧盯着卖棉花糖叔叔,但一直不说话。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叔叔家的孩子。

看到这一幕的江波涛颇为无奈,他忽然发现孩子要从小培养这句话当真是在理。


江波涛快步走了过去,递给了叔叔五块钱,“要一个棉花糖。”

江波涛随手拿了一个棉花糖递给了发呆一旁的周泽楷。

小小周接下棉花糖后怔愣了一下,随即就对江波涛张开了小小的双臂。

奶声奶气的对江副说:“哥哥...抱!”

江波涛对小小周自然是没什么抵抗力。一把就抱起了他的小队长。

队长小时候可真可爱啊。江波涛在心里感叹着。


小小周看着快被自己萌化的江波涛,大眼睛无辜的眨了眨,而后迅速的在小江的脸上“啾”了一下。接着便把脸埋到小江的肩上,死也不抬头。


这他妈……也太可爱了吧……

江波涛在心里再次默默感叹着,却没看到肩上小小周脸上得意的笑容。



果然是孩子就要从小培养。






啊啊啊啊啊啊又是两个小甜饼嘿嘿嘿

十一四处跑只能更小甜饼QAQ

大概4号回复更新吧!

大概ovo

【喻黄】当自己遇到了另一半小时候的样子

喻文州走在街上,迎面走来几个带着小黄帽的小学生。

为首的一个男孩子嘴里说个不停,别人都无法插话。

不用说,这是小黄少天没错了。

同行的几个孩子无可奈何,趁着黄少不注意抄了一条近路离开了。独留小黄少天一个人还在自言自语。

喻文州在小黄少面前假意跌倒,还在小学的黄少连心脏二字怎么读都不知道。立刻就把喻队扶了起来。

“你这个大人怎么会摔倒啊?这么不小心的吗?如果没遇到我这个小雷锋哥哥你可怎么办啊?下次要注意啊,像我这种活雷锋大街上找不到几个的!所以一定不能再摔了!”

“那你保护我好不好?”喻文州刮了刮小黄少的鼻子,笑着说。

小黄少看着面前的陌生人,点了头。

“好!我以后要保护你!”


用你的剑,保护你的队长。




这个当然是一个小系列啦,每个我喜欢的cp都会更的ovo

但是不定期quq

【韩叶】当自己遇到了另一半的小时候



韩文清看到了小时候的叶修,感觉怪可爱的。

韩队走上前去捏了捏叶修的小软脸,小家伙也不反抗。只是气鼓鼓的盯着老韩,感觉快哭了。

看来叶修小时候还是很乖的。老韩对于小时候的叶修颇为意外。怀疑长大后的叶修是不是经历了是么事情才变成了那个样子。

韩文清正想着,从隔壁的超市里又出来了一个长得和叶修一模一样的小孩子。

手里拿着两根棒棒糖。

一脸欠打的瞅了一眼韩文清,转身就走了。

韩文清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调戏了小舅子。

……


“混账哥哥,你为什么不打他?”

叶修把一根棒棒糖戳进嘴里,十分坦白的说:“打不过。”

“那你还那么欠扁的看他?”

“虚张声势。”

远处的叶家二人还没走远,他们的话全入了韩文清的耳朵里。

……




这个当然是一个小系列啦,每个我喜欢的cp都会更的ovo

但是不定期quq

【韩叶】 谁先动心,就是一场惨烈的败北。【五】(内附沙雕小剧场)



又名:论两个渣A的自我修养


第二天叶修起床后,比昨天的精神没有好多少。

晚上有些失眠了。

洗漱完穿好衣服出了房门,发现桌子上有韩文清买好的早饭。

昨天晚上吃的东西实在不太顶用,叶修的肚子早就唱起了空城计。

叶修拿起一个包子就开始啃。四周扫了一圈儿,才在厨房发现了韩文清。

韩队在厨房里热着不知是什么东西,回头看了一眼叶修算了打了招呼。

等叶修吃完第二个包子后,韩文清沉着脸把刚热好的牛奶放在了叶修的面前。

“啧,老韩你给人做饭也是这种凶神恶煞的表情啊?真搞不懂你那么多前对象是怎么忍受你的。”

韩文清揉了一把叶修的头发,撵着叶修一撮头发。

“就是这么忍受的。”

叶修下意识拍开老韩的手,顺势揉可以一把韩文清的胸肌,语气中还带有些矫揉造作。

“那他们是不是会说‘文清哥哥,我好喜欢你的严厉哦’这种话?咳咳……”

说出这话的叶修自己都哽了一下,急忙喝了一口温牛奶压了压惊。

韩文清的脸色黑了一度,也懒得理叶修这幅没正经的,便岔开了话题。

……

“你怎么起这么晚?”

叶修知道老韩在给他台阶,他也不想在继续刚刚的对话。于是顺坡下驴:“我认床,睡不着,不行吗。”

韩文清瞟了叶修一眼,没理他的话茬。


毕竟叶修说的这话纯属在FP。在他初到杭州日子里,能有地下室睡已经不错了。到了晚上几乎一个躺椅就能睡着。所以说认床什么的,根本不存在。

然而叶不羞昨天晚上是真的失眠了。

所以说至于失眠原因什么的…

嗯……

已经很明显了。


真的是不羞吗?

韩文清心里难免总会有这样的疑问。


叶修在桌子上刷着手机,突然发现自己和韩文清又双叒叕上了热搜。


昨天韩文清接机叶修的事情很快被网上的粉丝po上了网,电竞之家的微博还在超话里单独开辟了一个八卦专题。


“啧,老韩你说说这电竞之家到底是八卦记者还是电竞记者啊,昨天你接我的事儿都被爆出来了。”

叶修翻看着微博里一个个帖子,不太明白。

凭什么超话里的tag都是韩叶没有叶韩?

……

他妈的。




叶修和韩文清现在就像是放了暑假的学生,整日除了打游戏也没有别的日常了。

他们两个是这辈子第一次单独相处,更何况还是同居的情况。这他妈真的是hin尴尬。

除了用游戏交流感情,只有餐桌上了。

叶修在自己房里打荣耀到了一点多,韩文清看不下去才把他从游戏里叫了出来。


“别总是在家里糗着,跟我出去买菜。”韩文清顺手就打算把叶修往外拽。

“哎,老韩。哥这是睡衣!你等会儿!”


叶修换了一身休闲服就跟着韩文清出了家门。向北走不远就是一个大型商场。

他也不知道跟着韩文清出来做什么,结果叶修看到了在一旁认认真真挑选菜品的老韩。


这个场面真是违和感爆棚。

两个戴着口罩alpha出来逛菜市场就算了,其中那个眼神凶神恶煞的在挑菜???

旁边儿那个吹着口哨一脸“混吃等死”的样子……



韩队贤妻良母的一面也被他的长相以及眼神给掩饰住了。

叶修正推着购物车和韩文清并排走着,这时后面有人叫了一声叶修。

“叶修……?”

叶修顿了一下,还以为碰上了什么粉丝想掉头就走,谁知人家追了上来还一把抱住了叶修。

“啧。我说这位同学,你这…咱俩第一次见面就拥抱我是不是不太好?”叶修不动声色的把后面的陌生手臂推了下去。拽着老韩的胳膊回了个神。

“况且哥是有男朋友的人。”

面前的小omega哭的梨花带雨,又扯住了叶修的衣服,带着哭腔道:“你真的,不认识我了?”


叶修向后再次把那只咸猪手按了下去,疑惑道“你是谁啊?”





今天就到这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到底是谁呢????




沙雕小剧场:

面前omega哭的更凶了,悲愤的对叶修吼了出来:“你凭什么不记得我?凭什么?你不是最喜欢我了吗???”

叶修灵光一现,突然想到什么却没有抓住

“你是……那个……”

“操你妈,我是小点啊!!!嘤嘤嘤……”